一個因為昏倒,昏迷指數指數只剩3的重度病人,曾是三管的患者,卻在三年多以後,拔除了身上所有的管線,並開始她的新生活,這樣勵志的故事,將鼓勵更多患者,找回生命的新起點。

   第一次見到詹欽熒,也是我到豐榮醫院籌備處的報到日,我以為她是護理之家住民家屬(在這個大家庭中,我們不稱入住者為病人,而以住民稱之),可見她的狀況有多好,後來才了解,她現在身上的幾乎已經看不見的氣切口,是民國102年發病的唯一印記!

   樂觀的詹欽熒,永遠笑口常開,與她閒聊竟然對自己過去生病的記憶,完全不記得,只記得自己練習走路的那段過程,就算因為臥床已近兩年,雙腳行走的肌力早已流失,但是用助行器行走的那大半年裡,她也甘之如飴,認為「總比躺在床上好」,現在,她整天都不願躺在床上,除了晚上睡覺時間之外。

   從詹欽熒入住護理之家之後,一直負責照顧她復健工作的職能治療師黃皓羣回憶,剛接到詹欽熒時,身上有鼻胃管、氣切管、尿管,必須仰賴維生設備之外,完全無意識陷入昏迷,幾乎可以說是接近植物人的狀態。

   原來詹欽熒腦中長了一個腦動脈瘤,但在事故發生以前,所有人,包括詹欽熒本人,完全不知道腦中已經有顆不定時炸彈,直到102年6月一個正常上班的日子裡,在辦公室時,身體突然發生嚴重抽蓄之後,倒在地上旋即陷入昏迷,緊急就近送到慈濟新店醫院急診,經過腦部斷層掃瞄,原來是腦動脈瘤破裂,造成蜘蛛網膜下大量出血、腦室積水,昏迷指數只剩三,慈濟的醫護人員為她進行開顱引流手術,並住進呼吸加護病房,爾後又因為無法脫離呼吸器,所以為她進行氣切手術,然而肺炎與尿道感染問題,一直讓詹欽熒不斷出現反覆高燒現象,讓醫護人員相當棘手!

   詹欽熒在慈濟醫院住了一個多月,為了挽回她的性命,在第一時間內,慈濟的醫護人員盡了最大的努力,也因為做了最重要的維生醫療,在病情相對穩定下,詹欽熒帶著氣切管、鼻胃管的情況下,經家屬的評估之後,於民國102年8月16日,正式轉到豐榮護理之家入住,展開她另一段的照顧與復健生涯!
   以詹欽熒這樣的重症患者,要幫助她找回自理能力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這包括她在出事的當下,要遇到這方面相當有經驗的醫護人員,在第一黃金時間內完全的對症治療,然而病情逐漸穩定之後,接下來的照顧工作,更是不能輕忽,因為人是活下來,卻是一個接近植物人的狀態,然而一般人都會認為,這種生命狀態下應該很難逆轉,但是奇蹟往往會出現在眾志成城的正向思考與意志上。詹欽熒的人生逆轉勝的突破口,就在此刻悄悄登場,然而所有努力的人,此刻還沒有任何的發現。

   台灣的健保制度,最可貴的地方是,它對待重症患者的照顧,有很直接的經濟救援,以詹欽熒這樣發生突發事故,因為健保,所以醫院與家屬都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極力救助,在轉入照顧機構之後,新北市社會局每個月的高額補助,填補了家屬的長期負擔,更是家人可以儘力保住詹欽熒的重要支持,這是詹欽熒從出事以來,持續陷入昏迷狀態,仍可以保有最好的照顧主因,這當然歸功於健保與社會補助,負擔了她最需要的維生設備費用。

   到了護理之家,巡診醫師與醫護人員相當關注詹欽熒的病況,然而她的肺炎與尿道感染的問題,讓發燒情況不斷的發生。此刻接手負責治療的萬華醫院,針對肺炎與尿道感染兩大問題,進行控制並提供患者最需要的營養,藉此希望穩定詹欽熒的現象。

   在反覆多次進出萬華與豐榮護理之家期間,為了解決不斷出現尿道感染的現象,以尿管取代尿布方法,才解決了尿道感染問題。此刻,詹欽熒成為氣切管、鼻胃管、尿管維生的三管患者,就定義上,她成了植物人!

   詹欽熒就這樣無意識的躺著,這階段主要負責照顧她的是護理人員,護理長劉怡婷每天關注著她,除了一般的生活照顧,像翻身、拍背、換尿布(排便需求),更重要的事,是對她進行聽覺刺激「我們每天趁著幫她做這些照顧的同時,盡量讓她的眼睛跟我們對焦,並且跟她講我們幫她做的所有事情,這段期間,她的眼睛大多數是失焦的狀態,直到半年之後,有一天突然和我對上焦了,有反應了,此刻,所有護理人員都非常開心。這表示,長期的聽覺刺激與近身照顧,對她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」

   從聽覺反應到重新對人、事、物的認知,詹欽熒像回到剛出生的孩子一樣。劉怡婷回憶當年,就在詹欽熒對照顧者開始有反應之後,開始出現一些很有趣味的事情,「可能因為鼻胃管真的很不舒服,她每天都會自己把身上的鼻胃管給拔下來,然後折好放在枕頭旁邊,我們猜想,她應該知道那根鼻胃管,是對她很重要的東西,當我們責備她不能拔鼻胃管這件事情的時候,她會知道被責備且迴避我們的眼神。此刻,對我們來說,她已經開始擺脫植物人的階段,逐步的進入有意識階段。因此,我們會跟她自我介紹,然後會要她記住照顧者的名字,即便她只是短暫記憶,對我們而言,都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!」

   詹欽熒的病況逐漸穩定,對於各種反應能力開始恢復,此刻她的身體已經進入可以復健階段,於是103年6月她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伙伴,就是幫助她重建生活能力的黃皓羣。
為了避免詹欽熒因為臥床過久,發生關節攣縮的現象。黃皓羣開始幫身體癱軟的她做床邊復健,「長期臥床的病人,因為同一個角度維持過久,發生關節攣縮現象,尤其是下肢關節一旦攣縮之後,會發生再也無法屈曲伸直的問題!除非把沾黏的組織用手術方式摘除,這是我們最不樂見的狀態。」。

   身為職能治療師的黃皓羣,開始積極對詹欽熒展開最基本的復健,「當時她因為臥床太久,全身癱軟,只有眼睛張開,其他都是無法自主,那時她就像一團泥巴,軟的!」。於是第一步就是讓患者可以不再是癱軟現象,先是讓她透過引導到能自己翻身,然後維持坐姿、甚至可以獨立起身。
對一個職能治療師而言,坐在床上「為植物人復健最大的辛苦是,患者無法有意識表達,這又是一個漫長,不是很容易見到成效的工作,所以患者與治療師,兩者間要建立互信。信賴彼此之後,才是復原希望的開始,對於詹欽熒,我印象最深的事,就是在幫她復健時的某一天,她突然對我笑了,那天,我超開心的!」

   詹欽熒從可以自己起身,不依賴任何人的幫助,穩定的坐在床上,一共花了4個月的時間。可以坐起來之後,醫護相關人員就開始協助她,進行拔管計劃,第一個當然是尿管的拔除。

   因為復健,讓詹欽熒可以逐漸找回力氣,心肺功能在能起身穩坐,狀況越來越佳之後,104年3月,醫護人員開始對她拔除尿管的可能性進行評估,黃皓羣說「身體越好就越有機會拔管,要痊癒就是需要患者可以獨立走路!而在醫護人員逐步訓練詹欽熒的排尿功能,並經過評估可以拔除,為了減少她的感染源,便協助拔除了詹欽熒的尿管,這是拔管的開始!
拔掉尿管之後,接下來就是鼻胃管了。通常醫護人員會因為病人吞嚥陷入困難,為避免經常性的嗆到導致肺炎的發生,會建議家屬為患者裝上鼻胃管,而多數人畏懼鼻胃管,也是因為一旦裝上,連基本的生活品質都喪失,加上患者會非常不舒服,進而產生抗拒感。

   詹欽熒因為陷入昏迷,當時也只能裝上鼻胃管,才能讓身體可以維持營養的來源。拔掉尿管4個月後,醫護人員開始幫她,進行拔除鼻胃管最需要的吞嚥練習,可以自己吃東西,真的會是一件最美好的事情,吃到的是食物,而不再是灌食的泥狀物時,應該是超開心的事情,104年9月1日那天,詹欽熒順利拔掉鼻胃管,而接下來,就是她的練走大計畫!
人只要數周躺在床上,完全沒下床走路,雙腿的肌肉就會出現萎縮。詹欽熒躺在床上超過兩年,走路能力喪失是必然的,她在能夠坐輪椅之後,需要能夠維持良好的站姿,接下來是平衡能力的訓練。同時逐步提升下肢整體的肌肉力量,慢慢的進步到可以在平行桿內走路,此刻還需在復健師照顧下進行練走。黃皓羣強調「要人看著是因為這種個案,光站著腳就會抖,走路更是常常出現軟腳現象,這時防跌倒最是重要!」,當詹欽熒度過平行桿行走階段,並開始用助行器努力走路之後,此刻黃皓羣才開始認為,這個陪伴一年半多的患者,終於出現可能痊癒返家的期望!

   「她在拔掉鼻胃管之後,變得超愛吃東西的,這時候家人的探視頻繁,總會帶東西來給她,那時的她,把零食、手機等東西,全部掛在助行器上面,並且整天用著她的助行器到處走,這時詹欽熒開始活得像一個獨立的人,我才認為她有希望了!」,但當時她仍無法言語,這段時間的復健,也是詹欽熒本人,在整個漫長近四年的醫療過程,唯一還清楚記得的一段記憶!

   從昏迷指數三,需要仰賴呼吸器等維生設備的患者,到現在拔掉氣切管,詹欽熒的故事真的鼓舞了所有人,不管是類似病患的家屬、治療師以及醫護人員。生命真的充斥著各種的無限可能,不要隨便的放棄重症患者,詹欽熒的故事應該不會是唯一的奇蹟,只要堅持不放棄,奇蹟永遠會一再的出現在我們的生命裡!

陳懷瑜1060210